手机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师园地> 美文欣赏 > 内容

美文欣赏

冬野之树

来源: 作者:木棉藤 发布时间:2018-01-29 09:45:08 浏览: [收藏] [打印]

作者:木棉藤

 

向来偏爱树,尤其是冬野之树。

磐安山多路弯,出门,山就在眼前,一座座,一重重,局促逼仄,树时时处处可见,似乎没什么可费笔墨之处。可我“很希望自己是一棵树,守静,向光,安然,敏感的神经末梢,触着流云和微风,窃窃的欢喜。脚下踩着最卑微的泥,很踏实。还有,每一天都在隐秘的成长”。总觉着既生而为树,就该有树的样子。该何样?春日繁花一树,夏季绿荫遮日,秋天佳果满枝,到了冬日,到了冬日就干干净净只剩一树枝干。

木心在《温莎墓园日记》中写道,“秋深以来,墓园并无萧索之感,树木落尽叶子,纤枝悉数映在蓝空中,其实是悦目的繁丽,冬季是它们的裸季,夏季是人的裸季,冬季是树的裸季。”我深以为然,比之春夏秋,我更喜冬日之树。夏日里葱翠可爱,到了冬日,落光每一片叶,没有了叶的遮掩和牵绊,赤诚诚地坦现身上的每一根枝条,每一处分叉,包括每个疤痕。亦如赤诚纯烈的心,无遮无挡,一目了然,最终站成了倔强傲然,透过光,便是静寂旷远。冬野之树(作者:木棉藤)

磐安山野的冬天,因了树而可爱,不再单一乏味,变得生动有趣。独立,或三两,或成林,没有章法,样貌不一,时疏时密,错落有致,各有各的样子,多是不知名。

冬日里,天空高远,四周静谧,吹来的风渗着寒意,让人神清气爽,极适合漫步和远眺,特别是风和日丽的午后,温暖明亮。树落光了叶,像是张开的双臂,像是无声的召唤。起雾的日子,站到山头,在周身莹润的空气里,看这些树在云雾间时隐时现,不知天上人间。落了霜的日子,早起,趁着冰冻未融,往山坡和溪边走,找找菜叶、枯枝、杂草上的霜花,树一如既往地沉默。若是下了雪,天地一片苍茫,只剩灰白,安静地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和脚步,寻一高处,发会儿呆,不免想起“山静如太古,日长似小年”。最好,雪足够厚,可以压住低矮的一切,轮廓模糊,含义不清。这时,这些树们,这些足够大的树便显出了它们的风骨和气概。有的枝头缀雪,上白下黑,像是黑白的素描画;有的承不住,通身黑色,枝丫分明更显遒劲,倔强,像是幅剪影。有的通身雪白,这雪是它的新肤,若是遇上天晴未化,蓝天银树,艳丽而妖娆。最瞩目的,长在高高的山脊上,以灰白的远天为底,因这灰与白,身形凸现得分外显眼,树影丝丝明晰。

这冬日里的树,静默着,蛰伏着,用足够的耐心等待春暖,也用足够的耐心成长,长得足够久,足够高,最终长成自己的模样。甚至不介意孤身独立,以致,远远地就能望见。世事变迁,人世轮回,只剩它们还在。只要它们还在,过往和曾经就还在。它们悄无声息,却是历史忠实的守望者和孤独的见证者。

雪正落下,想盼下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,雪花轻绒可爱,空气滋润,无风,尽显雪花的飘逸自由,步态悠然,想象脚踏在全新的白地上发出的微音,侧耳细听,似能听见雪落的声音。这雪,落在地上,落在树上,也落在心上,最终落成茫茫的一片。

 

 

录入:admin        审核:ad2min
关键词:树木木棉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