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师园地> 美文欣赏 > 内容

美文欣赏

稻草记忆

来源: 作者:胡江平 发布时间:2018-01-26 13:09:57 浏览: [收藏] [打印]

 

作者:磐安县安文初级中学胡江平

 

稻草,城里人比较陌生,而我们这些从小生活在农村的人却很熟悉,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,说起稻草时,暖暖的感觉就在每一句话里洋溢起来。

每年秋收割稻子的时节,田间此起彼伏打稻子的“嘭”“嘭”声和大家大声的说笑声便交织起来,沉甸甸的金黄色稻穗打了四五下后,谷粒就基本打了下来,留下一把把依旧坚挺的稻秆。

当所有的稻谷都收拾完毕,一家人便开始绑晒稻草。抱起一把稻秆,在地上顿顿整齐,用小几根稻草在这把稻秆出穗处打个活结,然后一拉,一把稻秆就妥妥地捆好了。然后将捆好的稻秆下端扇形散开,两手就势像画小括号一样将这把稻秆稳稳地立在田间,就像一个昂首挺胸的战士,细心的还会把每把稻秆排成整齐的方阵,就像在进行一场威风凛凛的阅兵点将。不过村子附近的田主人比较倒霉,因为小屁孩们吃过晚饭,会三五成群地趁着皎洁的月光在那里摆战场:或捉迷藏,或是用这一把把的稻秆作武器“两军作战”。一夜之间,田里的稻秆已经没有成把的了,稻秆们极尽懒散的身姿躺在地上。稻草记忆(作者:胡江平)

在田间晒了一周左右,稻秆里的水分就基本没有了,变成了一把把软乎乎蓬松松的稻草。人们用专用的稻chong(不知道这个字应该用哪一个了)将稻草挑回,在自家宅基地或闲置的室外堆成上下小中间大的高高的稻草垛备用。

这些稻草主要的用途是给家养的猪当床垫和被子,冬天到来时,在猪圈里丢入厚厚的稻草,猪猪会自己用嘴巴把这些稻草做成一个软软暖暖的窝,吃饱喝足后便钻入“温床”过夜。这些稻草经过猪猪的踩踏和大小便的浸润,变成了“烂”,被主人挑到田里畈间,是上好的有机肥料。

我们小时候冬天的床垫是这样的:爸妈去稻草垛里梳理干净很多的稻草铺在床上,铺得很厚,然后上面摊一张草席,有时候枕头也是稻草的。晚上睡上去软软的,特别暖和,在淡淡的稻草香里做个美美的梦。我高中的时候,所谓的寝室就是一个水泥地的大教室,校方就在水泥地上铺上稻草,摊上我们自带的草席,晚自修放学后,大家就在这样的稻草床上打闹说笑直到就寝铃声响起渐渐睡去。

小时候穿的多是解放鞋,大人基本上会买比实际的脚大几号的,目的是想让孩子多穿几年(脚大了也能穿),于是孩子们就会在新鞋子里面塞一些纸进去,免得踢踢踏踏地鞋子穿不住影响走路;到了冬天,这大几号的鞋子发挥作用了,往鞋子里放点软稻草,既当暖鞋垫,又使得鞋子和脚服服帖帖。

在稻草堆上扎堆是我们小时候很喜欢干的事,几个小伙伴轮流讲“大话”(故事),轮到的会讲一个刚从别人那里听到或从连环画里看到的“大话”,其他人或坐或躺地倾听,一边听一边就习惯性地从身边扯一根稻草,将根部放到嘴巴里嚼,甜丝丝地。

读大学以后,稻草就逐渐离开了我的生活,但那些与稻草相伴的日子却是刻骨铭心,每每想起或者说起,暖暖的感觉就又洋溢起来。有一次我跟学生们讲起稻草的这些事,一个学生一脸懵逼地问我:“这也很好玩吗?”

 

录入:admin        审核:ad2min